Mar 19, 2007

A型血型 VS 獅子座性格

上一次發表文章是我剛換工作到華為的時候,這一次是我再次轉換路道來到Training-Partners當講師滿三個月的時間,但是同時在兩個不同的公司待了三個月,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感覺,原來人的性格與個性是無法強迫改變的…

華為的PM工作其實比較像是Sales的角色,雖然需要具備技術背景,但是實際上用處不大,這對於是否可以得到訂單並不具有太大的影響力(甚至有可能因為原來的經驗讓我不太能接受華為的產品解決方案),所以在華為的每一天我的腦海中思考的事情都只跟客戶有關 - 如何解決目前客戶的要求及抱怨,如何拉近我跟每一個客戶公司每一個重要決策角色之間關係(其實最難的就是如何跟他們私下吃到第一次飯,還好我原來的工作背景有一些人脈,技術人員我還有辦法搞定,但是高階主管說實在的…很難開口,就算一起吃飯了也不知該聊什麼,OSPF? MPLS? VPN? 別鬧了~),如何在後勤支援只見其聲不見其人(RD)的情況下,自行DIY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但是連自己也不確定是否可行…,長久以來的工程師工作生涯已經讓我忘了如何說謊(但是我想這也是我自己建立的一個招牌,我說出去的話絕不輕易收回,我不想為了一個工作,把我長久以來在業界所經營的信用因為這份工作而砸了,而且要在客戶面前圓謊我自認自己無法勝任下去。

最後,我的心累了,我知道當我工作不快樂的時候,我在這份工作上將不會有太大的成就,所以雖然時間不長,我還是決定要離開,也只好對當初華為的主管同事們說聲抱歉,但是我還是覺得華為是一家很可怕的公司,只要走的路子正確(要管理一家數萬員工,超過50個分公司著實不易,尤其華為公司歷史這麼年輕),未來絕對不可小看!

在機遇巧合之下,我來到了Training-Partners,講師的工作我曾經在心中有思考過,但是我沒有想到是現在,不過這份工作不但在薪資上及追求新知方面(這是我為什麼離開Gigamedia的原因,因為在一個長久適應的環境下我在技術領域上的成長幾近於零…)可以符合我的需求,更重要的話,它的工作內容將會改變我過往一直無法突破的障礙 - 在眾人面前表達自己的想法(我想這也是許多工程師的共同點,因為面對機器及電腦習慣了,總會對活生生的對象感到不適應)。

經過了三個多月的努力,我自認很辛苦地完成了個人的第一步 - 考過CCSI並且順利教完了幾次的ICND課程,更深切地認知講師每一次的授課,不只是教導學生,竟然也是在教育自己。可能很多人以為CCNA的課程內容如此的簡單沒什麼可學習的,但是我教完了四輪以上的ICND課程,每一次教完之後我卻不斷地學習到不同的新知(也許大部份不是來自於教材,有的是來自於學生,有的是來自於授課中自己腦海中產生的問號所引導我去找尋出來的答案),但是這確實讓我驚奇,不過真的也讓我戒慎恐懼,因為未來的路還很長,我要學習的授課課程內容這麼多,只希望我可以一一克服,在這樣的工作中找到自我追求的方向。(謎之聲:這不是你要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