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4, 2009

生命中不可承受的痛 - 給我最愛的第二個母親

Image
今天是端午節,一大早就被一通緊急電話吵醒,聽到老婆接電話的反應及內容,我雖然眼睛閉著但是心裡大概已經有數,該來的還是要來了…掛上電話,老婆大人就匆匆忙忙趕去和信醫院見岳母大人最後一面,留下我負責帶小孩。
一個多小時後,老婆回電了,岳母大人安祥地閉上眼睛離開了,我的心好像突然被針剌到的痛但又替我岳母感到高興,畢竟受苦的日子終於結束了(已經從去年就開始靠著嗎啡止痛撐到了現在,昨天才去抽了最後一次腹水)。隨後開始準備小朋友出門的衣物再連同我老婆姐夫一家人一同前往和信醫院送我岳母最後一程。
第一次看到和信醫院是在和信超媒體工作時,它是當時公司的員工體檢指定醫院。第一次進到和信醫院的感覺就像是來到五星級飯店,有一種很寧靜很肅穆的感覺,心裏那時想著如果當年我父親可以到和信醫院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或許會是完全不同的感覺(當年是在長庚醫院急診室等了三天的病床,要不是靠關係要到保留病床,不知道會不會要等到我父親臨終…直接送入太平間,一切就像是在戰地醫院一樣病人完全沒有尊嚴,只是一種等死的感覺)。
回想過去,我老婆娘家可以說我全家的支柱,不論是汐止淹大水、小孩誕生老婆作月子、或是我和老婆想要獨處時,都只能請求娘家親情支援,一路走來,雖然我只認識我岳母不過十年的時間,但是我早已把我岳母當成我的親生母親看待,她更是一個非常疼愛後輩的長上。
我小時候由於父母忙於工作(我小學時早上AM 6:00就上學去了爸媽還沒醒,下午PM 5:00走三公里的路回到家中,晚上PM 9:00上床,爸媽還沒回到家,所以有時一整個星期沒有看到爸媽的臉),從小就是鑰匙兒的我,所以我非常獨立,自高中就離家住宿舍,所以其實我跟我親生母親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很深厚。跟老婆交往時,第一次在我老婆娘家感受到岳母一種截然不同的母愛,一位全心全意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可以說是整個家族的重心,所以我很羨慕我老婆可以從小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也因此雖然一個人支撐全家家計很辛苦,但是我還是讓我老婆在生完老大之後就當全職的家庭主婦,因為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擁有一個我沒有辦法實現的夢想,可以在一個充滿親情的家庭中在母親的呵護下成長茁壯。
到了和信醫院直接坐電梯下到B2,打開厚重的"非請勿入"安全門,一種哀傷的感覺迎面而來,來到專設的親人追懷室(龍巖),進去之後,只看到披蓋著黃布的岳母大人躺在中央的床上,兩旁親友們輪流為岳母大人誦經,大家不停歇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