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的台灣網路環境 (peering)

本文轉載自 Dada's Blog - 畸形的台灣網路環境 (IP Peering)
http://blog.urdada.net/2009/03/24/197/

今天的一則新聞「拒付互連費》台灣大 槓上中華電

好玩的是,不專業的聯合報記者把 1M (Mb/s) 的頻寬單位,自作主張翻譯成 "公尺"

udn-joke

這篇新聞爭論的其實是 "peering" (網路互連),無關 "transit" (借道連外),同時也與最後一哩 (last mile) 的電路壟斷無關。所以很多網友說到台固想用中華電信的國際頻寬不付錢,或者是批評台固沒有自建電路,這都跟這條新聞完全無關

雖然已經不是在 ISP 業界了,不過看到這則新聞還是有深深的感慨,固然 ISP 對於中華電信的反彈有其利益考量,不過真正該思考的是:中華電信造成的不公平競爭,使得網路內容提供業者 (ICP) 面臨一個被壟斷而無法公平競爭的網路環境。

Peering (網路互連) 指的是兩個 ISP (網際網路供應商) 相互連結、互通有無的情況,例如 ISP-A 的用戶可以經由 peering 來直接存取放置在 ISP-B 內的網站,反之亦然

如果兩個 ISP 之間沒有 peering 的話,就必須透過 transit 經由其他 ISP 轉接過去,不然就是透過 網路交換中心(IX) 相互連接。

以香港為例,香港網路交換中心 (HKIX) 就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從下面這張圖可以看到,HKIX 的平均流量高達 40-50 Gb/s
hkix

這是日本 JPIX 的流量圖,平均流量高達 75Gb/s 以上:

然後我們來看看台灣的情況,有中華電信在背後當黑手的 台灣網際網路交換中心 (TWIX) 的流量是這樣的:
twix

你沒看錯,TWIX 的流量平均只有 3Gb/s

TWIX 的線路連接情況可以從 TWNIC 的「連線頻寬查詢系統」查詢,簡單的說,TWIX 與各大 ISP 都有連接,但是擁有最多內容的中華電信卻只有 1Gb 的小水管連接到 TWIX。由於需求遠大於供給,逼迫各 ISP 必須另外向中華電信購買頻寬,以滿足自己的用戶所需

就國際上的慣例而言,兩家 ISP 互連 (peering),會由淨流量輸入者付錢給淨流量輸出者,所以擁有比較多網站內容的 ISP 就有可能賺取這樣的 peering 費用

花錢買 peering 或許是合理的,尤其中華電信擁有國內最多的內容(因為用戶多),但重點在於要花多少錢,中華電信的定價是否合理呢?

實際上來看,中華電信是三頭賺的:

網路內容業者(ICP)為了讓自己的網站用戶能有比較好的網路體驗,怕輸在起跑點上,所以必須花大錢租用中華電信的機房,把自己的網站 colocation 在中華電信

其他的 ISP 業者為了讓自己的寬頻用戶可以很順暢連結放在中華電信的網站,所以也要花大錢跟中華電信買頻寬

更重要的是,HINET寬頻用戶付了不算便宜的上網費用,卻造就了中華電信這樣的寬頻龍頭怪獸,並讓中華電信拿著當武器去壓迫其他 ICP 及 ISP...

依照 peering 的國際慣例計費方式,ISP 業者如果能夠爭取到比較好的內容業者,或許可以減少一些與中華電信 peering 費用,所以 ISP 業者就會盡力去以優惠價格爭取 ICP 內容業者進駐,ICP 得到扶持後,才有能力提供更多的服務給寬頻用戶,這可以使得寬頻用戶、ISP、ICP 三者間產生正向循環,這樣才能扶植網路內容產業的蓬勃發展:

isp1

但台灣因為中華電信的壟斷,導致這樣的循環無法成立,甚至變成惡性循環:

isp2

所以不但寬頻費用居高不下,網路內容業者(ICP)也無法藉由正向循環得到扶持

國內最成功的 peering 輸出國應該是遊戲橘子,遊戲橘子有自己的 AS Number,藉由「天堂」這一款超人氣的線上遊戲,使得國內的一些 ISP 都不敢怠慢自己的寬頻用戶,必須乖乖掏錢出來跟遊戲橘子的代理商~和信超媒體買頻寬 (和信超媒體曾經投資過遊戲橘子),不過,中華電信當然還是不會買的,因為他挾兩百萬的寬頻用戶自重

但很可惜的,國內似乎看不到其他內容業者能夠很成功的如法炮製

這正所謂的「養、套、殺」,網路內容業者(ICP),如果一開始就屈服於中華電信的壟斷壓力,怕自己的用戶擁有不好的寬頻體驗,所以把自己的網站放在中華電信。等到網站越長越大,網路內容業者卻反而更擔心如果隨意搬移到其他 ISP 會導致用戶因為無法順利連結而大量流失用戶,所以就被中華電信套住了,之後當然就任意被獅子大開口,完全是賣方市場。想要多租個機櫃都可能跟你說空間不夠,要你配合搬去偏遠的機房。反而是其他 ISP 的機房空在那邊養蚊子

ISP 究竟能不能靠著爭取更多優質 ICP 業者的進駐而降低付給中華電信的 peering 費用呢? 在這個壟斷的環境中,事實上是很難的

過去和信超媒體(GIGA)提供給寬頻用戶的「免費個人網頁空間 (PWP)」曾經擁有非常大的流量輸出,這使得和信超媒體與中華電信 peering 的輸出與輸入不相上下,但中華電信認為這些都是垃圾流量而拒絕提供免費的 peering

曾有一次,GIGA 在國外租了個空間放 PWP 的 Proxy,然後把中華電信用戶連結 PWP 的需求經由國外 Proxy 餵回給中華電信,這一次據說就把中華電信的國際頻寬塞爆了。這個例子更顯示出中華電信對於 peering 定價的不合理性,把 proxy 放在國外餵回給中華電信,都比在國內 peering 餵給中華電信便宜

一個壟斷的網路環境會使得很多情況變得不合理,ICP 無法得到合理的回饋,ISP 也因為無力負擔 peering 費用而必須向 ICP 收取比較高的費用,造成惡性循環

無名小站在2006年曾經想如法炮製遊戲橘子的成功經驗 (後來因為被 Yahoo 買下而作罷),無名小站那時想藉由自己用戶的壓力去逼迫中華電信屈服。但事實證明在中華電信屈服前,無名小站自己必然也會面對更大、來自原有用戶反彈的壓力!

要求中華電信無條件地提供免費 peering 可能是緣木求魚,或許也會有更多爭議,但還是期待中華電信能以其電信龍頭的高度,設法讓國內 ISP 及 ICP 的產業鏈更加健全,而不是只想要吸乾所有人的血。

遊戲橘子的成功有其時空背景,我不認為未來還會有其他家內容提供業者有這個膽識與中華電信對抗,這次 ISP 業者的反彈事實上也不是第一次了。無論如何,想要反轉這個畸形、被壟斷的網路環境,就只能期待 NCC 能有一點作為了

相關討論:

相關新聞:

本文更新紀錄:

  • 2009/03/30: 加上相關討論的連結、更新兩張例圖、補充關於中華電信的說明
  • 2009/04/10: 加上斷訊的相關新聞連結 

4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Pairwise Master Key (PMK) vs Parewise Transient Key(PTK) vs PseudoRandom Function(PRF) vs GTK (Groupwise Transient Key)

DSSS(直接序列展頻技術) vs OFDM(正交頻率多重分割)

DTMF Relay : RTP-NTE vs SIP INFO vs SIP NOTIFY